第十四章 中堂拉兄弟一把(2/1)

作者:傲骨铁心书名:大人,得加钱 类别:历史小说
    至有二姓者,非其臣之过,皆其君之过也!

    那些背叛明朝降我大清的官员其实没有什么过错,有过错的是他们曾效忠的明朝皇帝。

    和珅这话说的很仗义,也十分通情达理。

    贾六什么感想且不提,反正他爹贾大全听了和侍卫这话,那胸口就跟被万春楼的小菊花用舌尖子舔过似的,贼他娘的舒坦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嘛,你朱家皇帝要有本事的话,我爷爷他能降大清么!

    既然我爷爷降大清没有错,那凭啥说我爷爷是贰臣咧?

    要么是皇上不厚道,要么是皇上身边有小人啊!

    这人呐在遇上事彷徨无助时,哪怕来人实际帮不上他忙,但只要说的话中他的意,入他的耳,便顿觉这人就是极好极好的。

    贾大全现在就是这心态。

    可当爹的刚想趁热打铁为老太爷诉个委屈,以增加人家和侍卫对贾家的同情心时,边上的儿子却冒出句叫他摸不着头脑的话来,顿时不高兴的瞪了儿子一眼道:“大人说话,你插什么嘴?”

    贾六心想我几年前就大人了,有什么不能插的。

    却是没空跟这傻爹顶嘴,而是很认真的问被他所言吸引过来的和珅:“不知和侍卫可知我所说的话出自何处,又是何人之过错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和珅虽熟读经典,但忍不丁被人这么一问,一时还真没想起这话出自何处。

    “此《论语》季氏篇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朱文公给出的批注是典守者不能辞其责耳!所以虎兕出于柙,龟玉毁于椟中,论责的话当然是看守者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贾六说这番话时声音明显提高了许多,尤其是“典守者不能辞其责”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也没给和珅多想的时间,因为他知道和珅一定能想到出自何处,也能想到答案是什么,那样的话便突显不出他贾六爷“提点”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经贾六这么一提醒,和珅顿时想到了,微一点头,道:“确是出自《论语》季氏篇中的季氏将伐颛臾。”

    旋即有些奇怪,不知这位贾公子何以提起圣人之言,这跟他贾家如今面临的困境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原本是没有关系的,现在却有关系。

    你和珅说贾家老太爷做贰臣不是他的过错,乃是从前效忠的朱明皇帝之过错。

    那猛兽从笼中出来把宝玉弄坏了,又是谁的过错?

    两个本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,此时无形之中有所呼应。

    “我家太爷仕清之后忠心耿耿,又为大清立下汗马功劳,如今皇上却定我家太爷为贰臣,这于情于理都不合,故我以为此皇上之错。”

    贾六迅速点题,天大人情已经不经意间送给和珅,此时自是不能再多做强调,否则着迹太深也是不好。

    这会,得将话题拉回事件本身。

    涉及皇帝对错,和珅显然不会随口便言,更加不会附和贾家这位公子,思索一番后道:“我以为皇上之所以要国史馆编撰《贰臣传》,本意还是希望能将这些人仕明及仕本朝诸多事迹据实直书,好崇奖忠贞,风励臣节,如此使我朝子民皆以忠君为己任,而不复其它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很狡猾的说法,属于两不得罪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还真被和珅说着了,当日乾隆传旨国史馆要定贰臣传
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